icon
当前位置:

与原生家庭和解|疗愈童年创伤,让爱跟暖跟传

3岁以前不记忆吗?并不是,只是海马体发育未完善,神经元依然有记忆,而且是内隐记忆。眼前浮现出一幕幕渴望母亲拥抱的印象,回忆起被摈弃的感到。那段时间我怕出门,怕见人,怕交际,怕拍照,性情火暴。 有时宝宝不睡觉我大吼”你有完没完,还不睡到底闹什么”不言而喻,宝宝被我吓哭了,我似乎就是当年那个怒吼的养育者 ,语言动作甚至连语气都截然不同。事后之后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中,我不是好妈妈,我很差劲,宝宝不爱我,我没有价值,我什么都不好。

标签 宝宝 家庭 父母 创伤 暴力

我的父亲是军人,制度化影响下的他认可“棍棒出逆子、不打不成器”,任何“不听话、不如意”打了才“成材”,而另一面,他心情好的时候会给我买糖吃,会对我很好,我对他的情绪可能很抵牾,一方面心里埋藏着怨气,怒气,一方面又断定着“爸爸的做法都是为我好”。

切实产后我才记起这些,童年时期弛缓的氛围,精神精力暴力让我很缺乏保险感,加上夜奶一度睡眠剥夺,感情低落,着急烦躁,身体也每况日下。以前那个快乐的,自恋的我去哪了?

大J的话:

文:Cally

精神上的暴力是终生的,不知道大家有不这种觉得,咱们已经忘记了打在我们身上的鞭子多重,伤有多深,流泪了多久,甚至挨打骂的起因也完全记不起来了,只记得那一刻我们“不受信任、不可恶、不被爱”甚至是因为“不值得爱。”

我的宝宝出生后不久始终夜醒频繁,哄睡艰难。基础控制不了他喂养的法令,经常大哭,而我一听到哭声就本能的重复当年听到的“哭什么哭,你冤屈得很吗?有什么好哭的”或者是”再数三声给我闭嘴“接着一阵阵的冷嘲热疯。婴儿越小的时候越需要拥抱,怎么宠都不过分,而我,却怕去抱,每次看到她就仿佛看到了婴儿时代的自己。

那么多年从前了,咱们已经长大。所谓成熟,就是不再斥责那些你父母没做到的事;所谓成熟,就是先理智的爱本人,再智慧的爱孩子。